「We are Hong Kong」與香港人身份

母語夠港 香港 二手書店 Sparktake 一手書店 訂閱

我們恐怕被內地化、被赤化,被和平地掩蓋,所以才要突出「香港人」這個身份

本文摘錄自書本: 母語夠港。 經出版社准許對標題整理以及一些內容的分段。 

「We are Hong Kong」與香港人身份

一個人的身份除了以身份證顯示外,還可以透過我們的語言來告訴他人,講英文是西方人,講普通話是內地人,講廣東話是廣東省人。以語言定身份,在辨別人種民族出生國家是有實際需要的。

可是,近幾年間,社會政治氣候既緊張又昏暗,愈來愈多人在不同場合告訴、展示我們是「香港人」,難道有人誤會我們是廣州人、澳門人嗎?不是,而是我們恐怕被內地化、被赤化,被和平地掩蓋,所以才要突出「香港人」這個身份。

2018年世界杯外圍賽亞洲區分組賽中,香港與中國同組,在2015年上演了兩場精彩的賽事,兩場都是打和。場內戰事精彩,場外觀眾與網民的表現也精彩,尤其是在唱國歌的環節,更加體現中港矛盾,因為觀眾在唱國歌時,有部分人士「噓國歌」。

第一場內地主場,本港球迷「噓國歌」,被媒體批評;於是第二場香港主場,那回球迷沒有發出「噓」聲,沒有侮辱國歌,而是一面背向球場,一面加插自己的歌詞「We are Hong Kong」,跟國歌同時進行,其聲浪不單跟國歌重疊,甚至還掩蓋了國歌,暫且不論會否產生侮辱的效果,背後的信息很明顯,就是反映強烈的中港矛盾,並且藉著 「We are Hong Kong」(我們是香港)來確立「香港人」身份。

有趣的是上述的口號是用英語來表達的,有點想拉開內地與香港的關係。記得在香港的主場,記者一方面報導官員支持港隊是態度曖昧及言詞閃縮,另一方面也捕捉了球迷的打氣標語寫上「Hong Kong is not China」,也是用英語撰寫的。字面意思是「香港不是中國」,這點大家都明白,但背後隱含的就是「香港不屬於中國」,正正這個意思才能令網民在討論區熱烈討論,大力批評這是不對的。

我關心的角度是:在一場足球賽上,為何打氣標語不是加油,而是這些關乎香港身份與地位的信息?我們可以想像,中港矛盾已經熾熱到需要在球場上藉打氣標語來顯示誰是主誰是客,誰是本土誰是外來這些身份認同的問題了。

語文牽動情緒 慎思繁簡

無線J5頻道於2016年2月在《普通話新聞報導》用簡體字作字幕,遭網民大肆批評,翌日廣檢局收到過萬宗投訴,投訴該頻道沒有繁體字幕給觀眾選擇。我們是否太意氣用事?

回看電視台字幕採用簡體字時,繁體字的存在空間在該頻道收窄了,觀眾自然覺得自己的語言文字受打壓,因而產生負面情緒,成千上萬的投訴信擲向廣檢局,這是可以理解的。

語言文字不單令我們產生不同情緒,還令我們對別人產生不同的觀感。如果我寫文章或說話言詞婉轉,你對我的觀感就是斯文(或者矯情);又如我遣詞造句直接,你可能認為我無禮,又或者坦率。不同的語言文字產生不同的觀感,所以,繁體字給我們的觀感是本土、窩心;簡體字給我們的觀感是外來、冰冷。

當然,我可以好理性地使用簡體字,但我主觀就是喜歡繁體字。既然繁簡字體

不是非此即彼這麼簡單的二分,我們便需要一些策略來管理兩種字體如何分佈、分配於我們日常的生活空間了。當中的思路就是輕重之分,九一之比,繁體佔九成,簡體佔一成。這個「輕重九一」分佈既照顧了我們對繁體字的濃厚感情,也體現了簡體字對學習和工作的實用。

到底,我們讓簡體字融入生活時該有多深呢?這個「輕重九一」可以提供一點指引。簡體字作為一個功能性、實用性的工具,可以讓我們讀懂簡體字印刷的書籍,讓我們跟內地人在工作上、生意上可以溝通,但我們把簡體字只限於此,只限於一成的生活空間。我們的生活除了學習與工作外,還有很多較深入的層面,例如:衣食住行、娛樂、社會服務、親朋戚友通訊等,這些範疇佔着我們九成的生活空間,我們就讓繁體字生存於這九成裡。

※ 本文摘自書本《母語夠港》

36 %
OFF

生活

母語夠港

$108.00 $69.00

 

訂閱Sparktake文章

 

 

 

 

訂閱Sparktake文章

 

 

 

 

訂閱Sparktake文章

 

 

 

 

給我們一個留言

0

Your Cart

Bitnam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