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個年輕書迷寫二手書交易App: Sparktake

香港 二手書店 Sparktake 一手書店 訂閱

「你遺棄的書可能是其他人的寶藏」,這是二手書交易App「Sparktake」的宣傳口號。

在實體書價值被懷疑,土地空間又缺乏的香港,兩個年輕書迷Sean和Isaac合力寫了「Sparktake」這隻二手書買賣App,至今已有約兩萬用戶。對他們來說,這App不是單純給用家散貨入貨:「唔止單純買賣,我們更想透過這個平台促進閱讀風氣。」

香港 二手書店 Sparktake 一手書店 訂閱
王子維(Isaac)(左)和劉子漢(Sean)(右)畢業於機電工程系,卻對書情有獨鐘。(洪昊賢攝)

先解決自己需要:「我也是書迷」 

畢業不久,讀機電工程系的劉子漢(Sean)和王子維(Isaac)就創立了手機應用程式開發公司「Bevoid Limited」,但機電工程與寫App其實是兩回事,兩人都是自學寫App,邊做邊試,寫過好幾款App,後來更得到數碼港創業微型基金的資助。

而「Sparktake」的構思則在去年底產生:「我地亦經常上Facebook二手書買賣群組,其實首先係解決自己需要。」

Isaac和Sean都喜歡讀小說,也會在網上買賣書籍,卻感到現時網上交易平台始終有局限:「有些書比較難搵,而且更重要係香港人買書交易都好快,我比佢30蚊,佢比本書我,可以一句說話都無講。」

他們說不知是香港人節奏太快還是不願溝通,但買賣舊書過程當中,應該可以有更多交流。

香港 二手書店 Sparktake 一手書店 訂閱
現時「Sparktake」有約兩萬用戶,系統功能也不斷更新,免費下載。(Sparktake)

「唔好走住,不如傾一陣書?」

「Spark」解火花,「take」指持續,Isaac說每本書都有火花,都會有影響人的力量,但讀完之後未必有機會再讀第二次,書放在家中未免可惜。

「Sparktake」的意思就是流傳和分享,將這些火花傳承下去。「所以我們寫這App想做的不只是散貨,是傳承。」

App最初運行時,他們是最大的用家,一則與其他用家接觸,了解他們的需要,但更重要是跟他們交流,Isaac就不止一次「突兀」地與賣家聊書:「印象中有次我買《1Q84》,當時捉住個賣家傾計,他會同我分享說:『其實你未睇過村上春樹,應該由《聽風的歌》開始。』」

不是想取代書店 同樣相信實體書有價值

隨着電子書興起,近年實體書的價值受到一定懷疑,寫買賣書App當然也有相對風險,「好多書店捱不住,但我相信人始終鍾意看實體,實體書會一直保留,因為打從人類文明開始已經在看實體。」Isaac表示「Sparktake」並不是想取代書店:「應該說無法取代吧,畢竟書店代表的東西複雜得多。」

Sean認為書店的好處是可以「打書釘」和「攞上手」,但不會經常去,而交易App則好像比較合適港人需要。Isaac說最近他們亦開始與小書店洽談合作可能:「好像Physical Store Pick Up般,因為網上約交收始終麻煩,如果可以以書店作為交收的地方,既可以為書店引入人流,又可以避免交收麻煩。」

香港 二手書店 Sparktake 一手書店 訂閱
隨著網上平台普及,近年網上有不舊書買賣群組。(洪昊賢攝)

網上經營社群:建立更好的閱讀風氣

在不斷完善的過程中,這已運行了三個月的App現時已有兩萬用戶,平均每日至少有超過一百本書「上架」,Isaac和Sean不斷加入新的系統,如聊天功能,信譽系統和更仔細的分類與標籤。同時亦在網上建立「Sparktalk」閱讀分享區,並在Instagram上每天上載「文青語錄」,務求建立有質素的網上閱讀社群:「其實都知道香港後生仔好懶,但只要有一兩句令他們記住,將來可能就會想去讀番本書。」

「由揀書、買書到賣書,當中涉及很多個過程,人其實都會想跟別人分享,而我們除了建立平台,亦希望建立到閱讀氣氛。」兩個年輕人日以繼夜鑽研程式,未來更會加入掃瞄系統,以QR Code掃瞄書後的ISBN就可以自動上載資料。

Sean和Isaac都說這個App未必會做得大,因為香港閱讀人口始終不算多。而且這App未來十年不會收費,仍在起步階段的他們,不免要付出更多時間和心機,「但看到用戶不斷增加,又得到鼓勵,當然更有動力。」

 

訂閱Sparktake文章

 

 

 

 

給我們一個留言

0

Your Cart

Bitnami